全国服务热线

4006-825-836

联系唯彩看球

地址:山东潍坊市北海路财富国际商务大厦23层
联系电话:4006-825-836
邮箱:admin@allincycle.com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酒水包装设计 >

酒水包装设计

唯彩看球高端人物看深圳特区四十周年谭刚: 我

作者:admin 时间:2021-07-21 18:47   

  今年8月26日,成立于1980年的经济特区深圳即将迎来40周年生日。自深圳成为经济特区以来,有一大批站在改革浪尖上为深圳添砖加瓦的人。在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前夕,《投资者网》与深圳市委党校(社会主义学院)巡视员、副院长、深圳市人大常委谭刚就深圳在粤港澳大湾区中的角色定位、发展趋势等进行了一次探讨。

  关于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日,中央层面是否会对深圳送出大礼包,民间已经作出多种猜测。其中,最主要的几大观点阵营包括“直辖”、“扩容”、“扩权不扩容”,而谭院长给出了深刻的见解。

  在过去一年里,深圳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2019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规划纲要》)印发,深圳确立了“核心引擎”的地位。同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这标志着深圳继成立经济特区后,迎来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新的重大历史机遇和光荣使命,开启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新征程。

  随着这两大重大政策的颁布出台,深圳市民不禁对这座闻名中外的创新之都未来的发展之路充满期待。

  众所周知,改革已经进入深水期,现在深圳需要探索的是如何在常规常态化制度层面下进行新的突破。对此,谭刚告诉《投资者网》,“事实上,在过去几年里,每逢重要时间节点大家都就此讨论一番。然而我认为,深圳如何将中央政府已经给予的政策优势最大力度地利用、发挥好以及如何推动双区建设更好地落地,实现更好的治理效能才是现阶段最主要的着力点。”

  回望兴建经济特区这四十周年的风雨历程,这座被赋予创新活力的城市所取得的丰盛佳绩是有目共睹的。从一座产业结构十分单一的小渔村逐步蜕变为一座聚集全球头部企业、新经济崛起的国际大都市,乘着改革的春风,如今深圳取得此番佳绩更是有迹可循的。

  谭刚向《投资者网》表示,“事实上,深圳的改革取得成功的因素可总结为四大方面。第一个因素要归结于中央兴办深圳等经济特区的重大决策。”

  “在改革初期的年代里,中央政府对深圳早期创立经济特区的支持作用十分重大。正是得到中央、省委的大力支持,深圳才有机会成为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和现代化建设的先行探路者。”

  “不可否认的是,深圳在过去四十年的发展中取得一些成果,主要还是靠深圳较大程度发挥了主观能动性。如在80、90年代进行了引领全国的诸多大胆探索,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1987年率先进行土地拍卖,随后宪法还根据深圳的探索进行了相应修订。脍炙人口的深圳十大观念,如‘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效率’等金句,淋漓尽致体现了那个时代的深圳的精神核心。除此还要看到,在战略层面的部署和规划上,深圳牢牢抓住了每一个重大的机遇,同时也没有出现什么失误。”谭刚向《投资者网》解释道。

  谭刚举例子说,在1999年之前,荔枝节是一年一度招商引资的重要平台,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深圳果断把荔枝节改造提升为高交会,拉响了深圳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冲锋号。1999年11月,第一届高交会正式举行。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正是在首届高交会上成功获得了风险投资,才有机会创造了腾讯这一家全球互联网巨头的奇迹。高交会的开展和设立,体现出深圳在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高度重视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启动了创新驱动战略,并构成了如今深圳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

  第二点,也就是说,深圳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选对了产业优势,而且是富有远见地选择了一些具备成长优势的产业。

  第三点归功于民营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企业家不断成长。目前深圳已经培育形成8家世界500强企业,此外还有全球和全国众多行业领域的头部企业(灯塔型企业)、独角兽企业,这使得民营经济在深圳经济总量中占据十分重要的位置,并促进深圳经济始终能够保持活力和韧性。

  显而易见,2020年伊始爆发的新冠疫情对今年上半年大部分城市的GDP都造成了一定影响。据最新数据,2020年上半年深圳GDP达到12634亿元,实际增速为0.1%,成为全国一线城市中惟一保持正增长的城市,经济总量继续保持第三位。比亚迪002594股吧)在疫情期间利用自身生产优势和技术,跨界生产口罩满足国内外需求,不仅抓住了抗疫物资紧缺的机遇,也拓展了自身企业发展的路线之一。

  第四点,深圳取得成功离不开香港因素的作用,可以说香港为深圳起到了很好的借鉴和榜样效应这点不容小觑。谭刚对《投资者网》透露,“1980年深圳经济特区创办后,唯彩看球深圳和香港两地的经济合作拉开帷幕,并取得了较为明显的合作效果。在这过程中,深圳不断向香港借鉴学习市场化国际化法治化的经验,同时也为香港提供了广阔的发展新空间。”

  谭刚认为,改革开放初期,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既缺资金,又缺人才,还不了解国际市场,必须大力引进国外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凭借毗邻港澳的优势,深圳开始从香港引入资金和技术,开办加工厂,香港把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深圳,因而形成“前店后厂”的模式。深圳在香港的产业转移过程中,也学习到法制化、国际化和市场化一系列市场经济观念。

  不仅这四点,更关键更核心的当然是人的因素。谭刚表示,高素质人才资源的引进也为深圳这四十年的发展注入必不可少的动力。人才聚集,推动深圳当年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也为深圳的创新改革奠定基础。

  1990年的夏天,是谭刚职业生涯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当时,我受邀到深圳参加一场研讨会,抵达深圳后,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年轻的经济特区果然名不虚传。通过参观考察和交流研讨,更是深切地感受到这座海滨城市的朝气蓬勃和快速发展,这让我不由心生向往。”

  1991年5月,谭刚调入了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以下简称综研院),并由此开启了他参与深圳早期经济建设的历程。据《投资者网》了解,综研院是由马洪李灏、蒋一苇、陈锦华等国内著名经济学家和社会活动家共同在深圳创办的“思想库”,发展目标是学习、借鉴并成长为类似于美国兰德公司的高端智库。

  “1992年下半年,我作为课题组成员参加深港河套地区研究,提出利用福田保税区及香港毗邻地区共同创办‘深港科技园’的设想,其中子课题成果——深港跨境穿梭巴士后来如期开通运营。此后,委托方继续组织开展一河两岸经济带、深港边界地区开发系列研究,我受邀参加了评审及在北京、香港的研讨活动。”谭刚说道。

  2008年,谭刚带着深圳市委党校团队再次研究河套地区开发课题。经过不断努力,2017年初深港两地政府签署协议,河套地区以“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的崭新命名,成为深港合作的重要项目。因此,谭刚不仅成为深港经济合作的研究专家,更是目睹深圳改革开放早期经济建设历程的见证者和重要参与者。

  国内产业界的共识是,深圳的产业转型升级,很大程度上离不开其与香港的经济合作。

  深圳与香港的经济合作始于1980年,至今已经历了四个阶段。在上世纪80年代,香港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向深圳等珠三角地区转移,形成基于比较优势的“前店后厂”格局。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深圳的产业转型面临一些瓶颈。香港回归后,深港两地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合作已经较为成熟,但产业需要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进行升级,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本来需要升级的深港合作没有从制造业为主提升到服务业合作为主,使得这一阶段深港合作的成效没有前一阶段那么明显,当然在此过程中两地通过不断努力,也为今后合作探索和积累了基础。

  第三个阶段则发生于2003年之后,随着香港与内地签定CEPA协议,深港之间也签署了多份合作协议,如深港两地曾不约而同地提出共建国际大都会的想法。到2010年,在两地政府的共同努力下,依托前海建立了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示范区,围绕金融、物流、科技服务等服务业展开密切合作,拉开了双方现代服务业合作的新篇章。

  总体上看,目前深港合作进入到第四阶段,其显著标志就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提出与推进,为深港两地合作带来新的诸多机遇。“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合作机会就体现在香港高等教育优势体现的研发实力,与深圳高新技术产业代表的研发成果产业化的转化能力的有机结合,使得两地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中具有显著优势,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创新走廊的最重要基地,两地优势相结合所带来的合作空间,为深港合作带来新的巨大空间,这一点非常重要。 ”谭刚举例,比如,无人机巨头大疆无人机正是借助了香港的人才、研发实力与深圳的智能制造优势,从而才成长为全球行业领先的独角兽企业。美国《时代周刊》去年发布的2019年全球100项最佳发明成果,有2项就来自融合了香港原始创新、深圳前海孵化、东莞松山湖加工智造产业链优势的前海企业。

  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以及深圳产业转型历程中,ICT产业集群的强大和完善是深圳产业转型的最大优势。这里聚集了ICT产业链的上、中、下游企业和工厂,并参与到全球的创新产业链条中。因此,深港两地的经济合作未来依然前景可期,蕴藏广大机遇,不仅体现在深圳自带的ICT产业集群优势,还有政策扶持的优势,以及香港可为之提供的高等教育及人才输出的优势。

  然而,在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深圳不得不面对的是,土地发展空间、土地供应结构不均衡、高房价带来的制造业外迁及产业空心化等问题。

  关于深圳的产业转型和迁移,谭刚认为,“深圳的产业迁移有着符合其自身的规律。产业转移一定是选择最低生产成本、能带来最大效益的地方来布局。如上世纪80年代以来,香港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从香港向深圳和东莞及珠三角地区转移,这符合其自身的发展规律。 其次,深圳产业的外迁转移是由多重因素构成的。其中,影响程度最大的应该是深圳的土地发展空间不足、土地使用结构不够平衡等,造成深圳传统制造业向外迁移。”

  尽管产业转型升级是大势所趋,传统制造业的大规模外迁符合自身发展规律。近几年来,与国内北上广一线城市相比,深圳制造业比重也是高出不少,北京接近10%,上海和广州大约在24%左右。而深圳的制造业比例在30%至40%之间。

  早在2017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曾表示,深圳市提出要打造世界级的智能制造高地的目标。李毅中建议,要完成深圳市《中国制造2025》行动计划以及上述目标,深圳市需要适度加大有效投资的力度,提高工业投资占总投资的比重,同时防止和避免工业在GDP中的占比过快降低。

  对此,谭刚也表示,深圳在产业转型升级进程中,要避免制造业的过快下滑,这就需要保持一个合理的产业结构。同时,更重要的是,深圳未来能否培育形成更高附加值的产业,以抵消高房价对深圳产业发展带来的制约,这是深圳目前及未来需要面临的最大挑战,也是化危机为转机的关键。

  在鼓励和扶持民营企业发展方面,政府也在持续推出一系列举措。2018年12月4日,深圳市政府正式印发《关于更大力度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若干措施》(以下简称《若干措施》),并推出了支持力度最大的“4个千亿”措施,分别为:确保2018年企业减负降成本1000亿元以上;实现新增银行信贷规模1000亿元以上;实现民营企业新增发债1000亿元以上;设立总规模1000亿元的深圳市民营企业平稳发展基金。政府试图通过这“4个千亿”来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缓解融资难融资贵、建立长效平稳发展机制、支持企业做优做强、优化政策执行环境等五条措施助力深圳民营经济健康发展。

  与此同时,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深刻背景下,中央明确提出以国内循环为主、国内循环与国际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谭刚认为,基于这样的形势,深圳中小微企业在面临融资难的同时,未来需要把所有工作的出发点及落脚点放在国内市场体系中寻找新增长空间。而对于头部企业来说,如何发挥其最大优势也是最为重要的关键。释放包括世界500强在内的头部企业的创新带动力,发挥世界级企业打通国内国际市场关键节点的特殊作用,让头部企业成为引领高质量发展的龙头,是深圳破题“双循环”的优势所在。

  头部企业的强大之处体现在其资源聚集能力。因此,只有鼓励头部企业引领创新,促进头部企业人才、金融、科创平台优势要素流动,带动中小微企业链式发展,才能把头部企业的个体优势为延伸到创新发展的整体胜势。引导头部企业参与重点领域创新,是深圳重塑产业链优势,加快技术创新突破,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工程的必然选择。

  近年来,深圳已不断加快完善“基础研究+技术攻关+成果产业化+科技金融+人才支撑”全过程创新生态链,为头部企业和中小企业各自发挥优势提供政府平台。在头部企业带领下,深圳在生物医疗、5G、智能制造等“风口”产业形成了产业集聚,为新一轮全球竞争积攒了实力。接下来,深圳需要持续做好补链、稳链、强链工作,唯彩看球引导头部企业赋能创新,打造创新发展的头部引擎。(思维财经出品)■